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距离我们上回见面已经十年前的事情,难怪忘记。”

“十年前我们见过吗?”苏妙儿依旧是在云里雾里,以她这种身份,怎么可能遇见司家。

“十年前,因为身体弱,所以养在云城,云城空气清新,而且温度适宜,是个养病的地方。”

“那时候就读于云城私立中学,那个时候的名字不是司闻楠,那个时候叫做司楠。”

“楠楠?”

要不是司闻楠主动提起,苏妙儿真的很难将司闻楠和当初班上那个瘦弱的男孩联想到一起。

记得当时那个男孩,长得都没有自己高。

“是我,总算记起来。”

“真是没有良心呐,昨天在明家第一眼见到,就立刻认出来是你。”

“或许是你这些年都没有变化,当时在学校,就是最瞩目的那个。”司闻楠感慨的说。

当时的司闻楠不配,司家有三个儿子,司闻楠是第三个,加上身体孱弱,一直都得不到重视。

直到高中时候,家族当中频频出事,家族这才想起,有司闻楠在云城。

漂亮美女朱唇粉面清纯唯美生活照

司闻楠回到锦都以后,哭过闹过,一直都想着去找苏妙儿。

可是母亲告诉自己,只有当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才能去找自己喜欢的人。

司闻楠那段时间真是拼命一样的努力,拼命一样的想要胜过哥哥们。

这样一个过程,整整耗费四年。

四年时间,对于司闻楠来说就是脱胎换骨般的四年,这四年有多痛苦,无法用文字,语言描述出来。

所有的痛苦,都是在想着苏妙儿的时候熬过去的。

司闻楠知道从前的自己唯唯诺诺,苏妙儿可能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

可是没有关系,司闻楠一直都幻想着有一天可以优秀的站在苏妙儿的面前。

四年后,终于司闻楠继承司氏集团,可是等前往云城去找的时候,发现根本找不到苏妙儿。

甚至苏妙儿家里已经部查封,任何资料通通消失,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司闻楠心里一直挂念着,直到昨天在明家晚宴当中见到苏妙儿。

那个时候看到苏妙儿落水,带到客厅问话,司闻楠真的很想去到她的面前,将她保护起来。

可是官缚比自己更快一步,而且有同伴和自己说,那位可是官缚明媒正娶的老婆,真正的军长夫人。

司闻楠知道苏妙儿这些年其实过得很好,心里是欣慰的。

官缚这人,司闻楠也是听说过的,为人正派,想必一定不会亏待苏妙儿。

可是这么多年藏在心头的白月光,怎么可能是说忘掉就能忘掉的。

司闻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想着自己要学会祝福苏妙儿,可是最后还是放心不下苏妙儿的身体,所以特地跑到官家来看。

“别这么说,以前的事,不提也罢。”

“倒是你呀,真是让我没有想到,现在的你,出现在那些欺负过你的同学面前,肯定让他们吓得半句话都不敢说。”

知道司闻楠就是从前的同学,她们关系一下就亲近起来,苏妙儿甚至可以和司闻楠开起玩笑。

“那你呢?”

“那你过得好吗?”

“一切都很好。”

司闻楠听到苏妙儿这个回答,既高兴,却又失落。

高兴的是看来官缚真的对苏妙儿很好,失落的是那样自己就真的再没有机会。

“那戏曲有在学吗?”司闻楠继续问第二个问题。

司闻楠之所以那样念念不忘苏妙儿,之所以对苏妙儿一见钟情,那要从学校元旦汇演说起。

元旦汇演那天,学校的女生多数都是表演街舞,表演流行乐。

只有苏妙儿, 只有苏妙儿完和她们不同,苏妙儿表演的是戏曲,唱的就是那出著名豫剧《花木兰》。

那英姿飒爽的模样,立刻就把司闻楠迷住,那幕场景直到现在司闻楠依旧是记忆犹新。

要是当初家中没有出事,苏妙儿想过自己可能成为一个戏曲家,可是自从家道中落以后,苏家怎么可能承担的起那高昂的学费,所以苏妙儿早就没有学过戏曲。

后来苏妙儿嫁给官缚,官家倒是有钱,可是官家那样的门第,怎么可能同意苏妙儿嫁进去以后,再去外面抛头露面,再去外面唱曲。

“其实唱这个,哪有听这个有趣,所以早就没有学习,现在都是看的。”苏妙儿淡然的说。

要不是这次司闻楠提起,苏妙儿都快忘记,原来自己是有梦想。

司闻楠听到苏妙儿这样说,有些失望。

记得当时明明听苏妙儿说过,她的梦想就是成为戏曲家的,真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什么,让她改变。

要是当年苏妙儿是和自己在一起,那司闻楠一定是支持苏妙儿的梦想,并且为苏妙儿找到最好的戏曲老师。

提到这茬,司闻楠想到件事情,自然而然说道:“我们一起去听戏曲好吗?”

“说起来,听戏曲同样是我爱好之一,锦都什么曲馆好听,问我准是对的。”

苏妙儿挑挑眉,当下就想拒绝司闻楠,毕竟现在自己已经结婚,而司闻楠处于单身。

她们这样出去,完就是于理不合。

只是没等到苏妙儿拒绝,杜恬静已经率先开口,说道:“这样当然好,苏姐姐最喜欢的就是戏曲,从前在云城的时候,整天都在泡在曲馆里面。”

“而且今天一直都很闲,要是司先生不来,苏姐姐就准备在家睡一天。”杜恬静边说,边观察司闻楠的表情。

从司闻楠带着亮光的眸中,杜恬静更加可以肯定,司闻楠喜欢苏妙儿。

“那就今天去吧,就去锦都的戏云居,那里的师傅嗓子可厉害着,兰芳菲老师,就在那边唱曲。”

司闻楠连地点都说出来,苏妙儿完无法拒绝,只能微微点头答应下来。

其实苏妙儿本身同样是有些想去的,兰芳菲老师,苏妙儿从来没有见过,只在电视屏幕当中看过, 是位特别厉害的艺术家。

决定下来以后,苏妙儿就上楼换衣出来。杜恬静亲眼看着苏妙儿与司闻楠离开以后,同样出门,准备去找官缚。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