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首字母+点)!

华佗原以为陆欣比曹昂靠谱,将期刊交给她审核多少能让人放心些。

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忘了什么叫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更不知道女人一旦放开,根本没有男人什么事。

第二期期刊陆欣同样延续了曹昂的风格,封面画着性感的美女图像,背面同样画着美女图像,不过不是一张,而是九张,横三竖三弄成了九宫格。

期刊中的内容更是关爱女性护理,关注女性健康,消灭经期恐惧症,孕期注意事项等其他人羞于启齿的女性护理知识。

陆欣没有傻到署自己的名,而是署了医院副院长张毅的名。

张毅得知后当场晕倒在会议室,被属下救醒的第一反应就是提着菜刀找那对狗男女算账。

怒气冲冲的跑下医院大楼又退了回来。

他可不是华佗,真提着菜刀找曹昂算账,估计还没冲到人家面前就得被剁成肉酱。

唉……

华佗都被调侃了一把,自己又算个啥?

如花似朵清纯女孩天真烂漫生活照

他只好如此安慰自己,原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期刊发出去第二天医院便来了一群特殊病人,几名妇女带着口罩围着轻纱,将自己包裹的比前几天防疫还严实,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来到医院,找到张毅后又一言不发,等其他人退走办公室只剩下她们和张毅后,一人才摘下口罩面纱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张副院长,期刊上说您是妇科方面的专家,这个……那个……我……”

张毅:“……”

他很想反驳,说一句谁说的你找谁去。

可是……

与几位妇人对视良久,他认命的发出一声叹息,问道:“你哪里不舒服?”

几名妇女畏畏缩缩,期期艾艾,羞羞答答的解释了大半个时辰,讲述的病情跟期刊上说的几乎一模一样,说完后一个个羞愧的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毅同样听得脸皮发烫,但大夫的本职不能忘,他只好根据期刊上的解释以及自己的经验开一些调养的药方,让她们先吃吃看。

好不容易将几名妇女打发走,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又来一群。

这次来的女人倒没有带口罩围面纱,一个个穿的花枝招展,妖艳之极,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见到张毅后也不害羞,分分钟解释清楚了自己的病情,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张毅,希望他能解了自己的忧虑。

一问来历,醉红楼的。

望着他们,张毅感觉比吃了黄连还苦。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真将自己当妇科专家了?

该死的狗男女。

气愤归气愤,病还得治,他只好把脉询问。

醉红楼的姑娘比先前那一波放的开,对病情讲述的相当详细,有一位见张毅蹙眉懵逼,直接脱下衣服让他近距离观察,吓得张毅差点落荒而逃。

这要被院里其他大夫看见,自己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好不容易将这群姑娘打发走,又来一波。

张毅那张脸吆!

下班后他没敢回家,直奔卫生局找华佗,将白天发生的事详细讲述了一遍。

华佗听完后差点没笑死,笑的张毅脸都绿了才拉着他坐下安慰道:“老张,今天找你问诊的病人如此多说明什么你想过没?”

张毅懵逼,他继续说道:“说明得这种病的女人很多,以前只是不了解或者羞于启齿没敢问诊,看过期刊后她们能来找你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既然得妇科病的群体如此庞大,你身为大夫,又怎么能见病患不救呢?”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

张毅为难的说道:“老夫也是要脸的啊,真这么干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华佗苦笑道:“我辈中人,岂可因为虚名罔顾责任?”

人家摆出大义他还能说什么,只好闷闷不乐的离开。

未来几天,每天都会遇到几名偷偷摸摸来的病人。

张毅从气愤到羞愧再到麻木,最后竟然习惯了……习惯了……

他开始以平常的心态面对这群特殊病患,把脉问诊,查看医术,找华佗请教,甚至还亲自前往各大青楼,了解病患症状询问治疗效果。

渐渐的真的成了一名远近闻名的妇科大夫。

这是后话!

……

工部。

陈连正在查看下面报上来的生产计划,办公室门突然被人暴力推开,砸在墙上发出“嗵”的一声巨响。

聚精会神的陈连被吓得一个哆嗦,抬起头来就要呵斥,却见曹昂站在门口一脸怒容。

他连忙起身准备见礼,曹昂先到一步将手中的书信砸在办公桌上问道:“客户的投诉信都写到我这了,你怎么搞的?”

陈连取过信件一看,傻了。

这份信竟是甄道写的,质问他定的瓷器已经逾期半个多月了为什么还不交货?

陈连苦笑一声,连忙给曹昂倒茶招呼他坐下,然后苦着脸说道:“少主有所不知,防疫期间瓷器厂停工了啊,咱们瓷器厂规模小订单多,本来就供不应求,这一停工,唉……”

“而且咱们的下游客户都是各大世家,得罪谁也不好,我只能按照下订单的顺序来,一来二去……”

曹昂对此万分理解,兵荒马乱的年头,没点关系网谁敢押着货物四处奔走?

世家的优势普通客商根本取代不了。

“那你就不会扩大规模再建几个吗?”曹昂无语的问道。

陈连有话说了:“没人呐我的少主,甘宁最近一直在给孙策运粮,没再往国内送倭奴,国内百姓又准备秋收,根本没时间打工,而且也没地啊,下邳周围多是粮田,毁了建工厂太可惜了。”

曹昂靠在椅子上思忖片刻,试探道:“要不这样,借此机会,我们将价格再往上抬一抬?”

陈连眼前一亮,又苦笑道:“合适吗?”

曹昂将衣领往外拉了一些说道:“物以稀为贵,有什么不合适的,该死,最近天怎么这么热?”

温度计还没发明出来,不知道具体温度,但以曹昂的经验判断,最近的气温绝对不低于三十五,真够人受的。

陈连看向窗外说道:“这么个热发,估计快下雨了。”

“希望如此吧,走了。”曹昂起身离开,陈连送他出门,转过去刚准备回去,天空一声巨响吓得他当场弯腰,还没反应过来呢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

陈连愣了半晌突然抽了自己一耳光,这该死的破嘴。

喜欢三国之曹家逆子请大家收藏:()三国之曹家逆子更新速度最快。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