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一群人在何家住了两天。

外面没什么情况了,伏龙殿的人也消声灭迹,张铭也准备了回程。

这一次,肖世南和肖家没有跟张铭他们同道。

特别是肖世南,见到曹婴的目光总是躲躲闪闪,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而众人只当看个笑话,连肖明龙对自己这个儿子也有些头疼,怎么说也二十好几的人了,但是对于感情的事,肖世南就好像一个白痴。

要不是还没到插手的时候,肖明龙真有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冲动。

机场。

叶天南一收扇子,对着众人道:“诸位。这里是南方,我就不多送诸位了。”

“谁要你送了。”郑云帆看着又嚷道:“对了。佛宗达摩院还有一个月就开了,到时候你们都去吧?我们在那里见。”

达摩院?

张铭愣了一下,好奇道:“什么是达摩院?”

“达摩院?”叶天南也懒得解释,开口道:“你路上问曹大小姐吧。反正一个月后,咋们达摩院不见不散。”

众人约好了,一个月后达摩院再见。

森系唯美短发女生逆光触寻户外写真

就在曹婴和张铭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肖世南却主动走了上来。

“我……我有话跟你说。”肖世南看着曹婴,低声开口道。

曹婴愣了一下,指着自己道:“你跟我说话呢?什么事啊?有话快说。”

“我!”肖世南脸色赤红,低声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

曹婴睁大了眼睛,顿时大叫道:“你这家伙有毒啊!”

说完。

曹婴不敢久留了,拉着张铭转身快步走了。

这家伙真有毒啊。

不就是喝醉酒抱在一起睡了一夜吗?都特么什么年代了,两人压根没做其它事啊,居然还说要负责。

曹婴心里恼火的厉害,却又有点魂不守舍。

一路上。

张铭被拖着上了飞机,最后才开口道:“你下次和我保持距离吧。免得肖大少误会。”

“主子,你也笑话我!”曹婴怒得瞪了一眼道:“那家伙脑子有病,我们什么都没做,还跟我说负责,负特么的责啊,说的老娘好像对他真做了什么一样。”

张铭嘿嘿笑着。

好一会。

张铭才问道:“行了。我看肖世南人不错,你嫁给他也挺好的。这事不说了,先跟我说达摩院的事。”

达摩院。

张铭从小到大不怎么出山,自然不了解江湖事。

曹婴收敛了怒气,开口道:“佛宗达摩院。一群和尚搞出来的东西。每五年开一次大会,挑选当今炎夏年轻一辈天赋超绝者去感悟达摩洞里的达摩心经。据说达摩心经是武学奇书,但凡有所感悟的人在武学上都能有所收获。有些人感悟了拳法,有些人感悟了剑法,有些人感悟了心法。还传闻,达摩心经里面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只要能够找到那个秘密的人,武学境界便有机会突破当今炎夏无人比拟的高度。久而久之,达摩院成了整个炎夏江湖五年一次的盛会,年龄抵御三十岁的人,都会去参加。”

原来如此。

张铭听着,突然想起了五年前老爷子带他去的一个地方。

一想到这些,张铭有些愕然道:“那个地方是不是有一个大佛!达摩洞是不是在大佛的脚下!”

“咦?主子,你知道啊?你进去过?”曹婴愕然开口道。

张铭无奈挠了挠头道:“是进去过。这事不说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就是了。”

达摩洞。

张铭还真进去过。

五年前,他跟老爷子去过一个地方,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达摩洞。不过那天是夜里,张铭是偷偷进去的,为了这件事,老爷子在大佛外面还和一个老和尚打了一架,两个老人在外面打了一宿,不分胜负,张铭就在达摩院里待了一宿。

最后,张铭出来,老爷子才停手,带着张铭逃离了达摩院。

那一次,老爷子没受伤,但是显然也不好受,在山里闭关了一个多月,才再次出现在张铭视线里。

张铭此刻有些担心了。

显然达摩院那边是有高人的,而且这个老和尚的实力绝不在自己爷爷之下,如果自己这次去了,被对方认出来,那该如何是好。不过,张铭却很想再去达摩院看看,因为这些年他对达摩心经又有了新的感悟,如果能有机会再去一次,恐怕收获绝不会太少。

回到丽江。

林晚星早派车在机场候着了。

有栾小鱼掌控一切,林晚星也知道张铭这一次没出事,少了几分以前的担忧。

回到家里。

张铭休息了两天,就被林晚星带出来了。

一处安保森严的大厦里,张铭跟着林晚星上了顶层。

顶层是一个极大的工作室。

此刻也成了栾小鱼的地盘。

工作室里,有十几个人,都是林晚星搜罗的网络精英,而栾小鱼正指挥着一群人查看各种数据。

“这是什么地方?”张铭好奇问道:“是你给小鱼准备的设备?”

林晚星得意道:“这是我们的作战指挥室。”

作战指挥室!

张铭愣了一下,开口道:“作战指挥室是做什么的?”

“作战指挥室自然是协助你对付敌人的。”林晚星带着张铭走到了另一边。

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女子见到林晚星恭敬开口道:“林小姐,一切数据都已经准备好了。”

“开始吧!”林晚星点了点头。

坐在主控制台上的栾小鱼笑着便按下了指令。

周围的光线暗了。

主屏幕上,一个画面出现,赫然是前两日何家的场景。只是这场景又不是真的,似乎更像模拟出来的。随着大地图出现,何家周围的环境一览无遗。

“老大。”千面在一旁解释道:“这一套作战系统可以提供当时周围的一切实时数据。包括对方出现的人数,以及我们人所在的位置。同时也会快速计算出我方最便捷的撤退路线。目前来说,这一套系统以撤退为主。对于进攻模拟,我们还没有太多的数据支持,最重要的是老大你也很少是进攻方。”

张铭无语道:“逃跑系统啊!”

“这可不是逃跑那么简单。”控制系统的栾小鱼急声道:“老大,你看地图的画面。我们能在短短三秒钟之内,可以给你提供五条最佳的撤离路线。这是可以确保你以后绝不会落入圈套的保命系统!”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