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半个小时后,远在盛家老宅里盛小依终于按捺不住,拨出了叶樱的电话号码。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

她不能再犹豫了,早就昨晚,当她听到了柳柳怀孕的消息,就该给叶樱打电话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赵成景的时候,她心里冒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这回叶樱怕是要保不住了。

明明是总统的女儿,背后的势力很强,怎么样都不可能出事才对,可是,她的眼皮一直跳,就是有这样的一种预感。

到时候叶樱会不会拉她出来垫背?

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可怕到了极点。

手机号码拨出了好几回,电话才被接通,听筒里,传来叶樱醉醺醺的声音,“喂……”

她的声音疲惫而沙哑,带着浓浓的醉意,盛小依自然是听得出来的,“你喝酒了?”

叶樱不甚在意的回,“是啊,什么事?”

盛小依气不打一处来,“你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喝酒,你到底知不知道都生了什么事你还喝酒?”

叶樱宿醉后,脑袋很疼,甚至连思考都很迟钝,所以依旧是那副不在意的态度,“能有多大的事?天要塌下来了?”

“对于你来说,天还真的要塌下来了。”盛小依没有打算卖关子,直接实话实说,“叶姐姐,你知不知道的,柳柳怀孕了!!”

艺术新娘惊艳模特高清写真图

“什、什么?”

叶樱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盛小依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说,柳柳怀孕了……”

柳柳怀孕了,这五个字,仿佛一道惊雷,劈到了叶樱的身上,她的脸色陡然间,惨白一片。

她的随着这五个字开始,仿佛是当机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像是完丧失了思考能力,满脑子里,都反反复复的,只有这几个字。

以至于后来盛小依在说什么,她都没有听清楚,稍稍回过神来时,唯有盛小依不停的抱怨,

“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带柳柳离开,到时候再在路上除掉她,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吗?”

“现在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怀孕的事,你都不知道,我还当真以为你有多聪明呢,怎么到头来,连我都不如?”

“亏得我还那么相信你,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你身上,现在你倒好,一无所知,还挺有闲情逸致的跑去喝酒,柳柳那边,你还要不要对付的了?”

叶樱狠狠的皱眉,“这件事,你是听谁说的,可靠吗?”

“当然可靠。”盛小依如实道,“我听到我哥跟我爸说的,还会有假?可惜我也就只听到了这两句,不知道他们除了这个,到底还交谈了些什么?”

话音刚落,盛小依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了,跟你说件事,虽然不知道对于你来讲,有没有用处,但我想了想,没必要瞒着你,要是万一有用呢?”

叶樱条件反射的问,“什么事?”

盛小依如实回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宋离哥哥给我了个视频过来,视频里,有成景哥哥!!”

叶樱的眼眸,陡然间放大,“赵成景?”

盛小依说,“是啊,不然还会有谁?”

叶樱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他不是死了吗?”

下一秒,恍然大悟。

看来这招金蝉脱壳,倒是人人都会用了,现在,连赵成景都回来了,还跟宋离在一起!!

“死了?”盛小依疑惑,不过也只是短暂的一秒,便回过神来,“我不在的这五年里,生了什么事我也压根不清楚。”

“本来看到成景哥哥的时候,我没有生什么疑心,可是,他看起来很憔悴,而且被绑在了车库的柱子上,我才觉得有些蹊跷的。”

“而且我的眼皮一直跳,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生,于是便立刻给你打电话,把这些事告诉你。”

叶樱强行保持镇定,“还有什么事,或者值得可疑的地方吗?”

盛小依道,“就这些,没有了,我可没有撒谎,跟你撒谎,对于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啊?”

叶樱冷哼了一声,“知道就好,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要是有事了,你别想独善其身,以后有什么消息,记得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现在先就这样了,我先挂电话。”

话音刚落,叶樱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手心里捏着手机的力道,在不断的紧缩,薄薄的触屏手机,几乎被捏的变了形。

柳柳怀孕了?

赵成景被绑在了车库的柱子上?

这些,都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柳柳骗了她,代表着赵成景被怀疑了,被抓了。

倘若盛小依死

了,她倒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赵成景铁定不会出卖她,可是,盛小依还活着啊,这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宋离给盛小依视频,就是要证明给赵成景看,盛小依还活着,他要攻破赵成景心里的防线,让赵成景供出她来!!

昨天她带走何简的时候,她心里还没有这么慌,毕竟仗着他们不会有证据,却不想短短不到一整天的时间,所有的事,便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错了错了,她从一开始就错了,她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能把人心看透,却不想,还是低估了人心。

她以为柳柳对盛又霆恨之入骨,听到她的条件,一定会心动的,只是需要些时间而已,可她算错了。

她怎么就蠢到忘了,柳柳恨盛又霆,可更该恨的,却是她呢?

那些心动的条件在恨意面前,只会变的一文不值,更何况,她怀孕了,怀了阿霆的孩子,怎么肯赌,怎么肯冒险??

叶樱怒不可遏,所以,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跟她走!!

她只是假意的答应她,却在暗中寻找证据,想要扳倒她!!

柳柳这个贱人,真是该死!!

她肚子里的孩子,更是该死!!

通通都去死!!

她嫉妒的疯,狂,恨不得将柳柳和她肚子里的贱种,一起剥皮抽筋,喝血食肉!!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