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哈呜哈呜哈呜”

不断发出可爱的吃饭声,茵蒂克丝不停的吃着桌上的料理。看样子像是几天没吃饭一样,颇为惹人注目。而她旺盛的食欲仿佛带动了周围的顾客,让这家餐厅的生意都比平时还要好上了不少。

“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谢铭喝着果汁,看到茵蒂克丝这个吃相,不禁翻了个白眼。脑内,慢慢浮现出这名少女的情报。

茵蒂克丝(dex),正式称呼为:**目录(dex-li

oru),隶属魔法侧英国清教必要之恶教会,拥有完记忆能力。

因为这个完记忆能力,茵蒂克丝受到了和她年龄不相符的遭遇和沉重的使命。她的记忆里,存放了魔法侧视为珍宝的十万三千本魔道书的内容,而她的使命,就是为了保护这十万三千本魔道书。

而对待这样重要的人物,英国清教自然不可能完放心她。所以,在茵蒂克丝的身上还有着一层枷锁一层防护,以及一层最终自卫手段。

枷锁的名为“项圈”,是清教为了防止茵蒂克丝背叛而施加在她身上的。其效果是若每一年没有按时清理掉茵蒂克丝除魔道书和必要知识外的所有记忆,就会对茵蒂克丝的生命造成危险。

而防护,则是茵蒂克丝穿在身上的这件纯白色修女服,名为:移动教会。这件衣服的布料,刺绣的装饰法,线的缝法部都是经历过严密的计算,而且布料完整重现了杜林圣骸布(就是圣人被郎基努斯之枪贯穿时身上包的布),所以其防护等级可以说是教宗级别的。

按照魔法侧的说法,这件衣服若不是传说中的圣乔治之龙再度降临,否则绝对不会被破坏。不管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攻击,都会被这件衣服吸收。就算是核弹在她的面前爆炸,茵蒂克丝也会毫发无伤吧。

若用主神代行者的装备来比喻,这件‘移动教会’是妥妥的四阶套装。整个魔禁任务世界,也就仅仅只有这么一件。

东方爱丽丝少女梦幻历险

而最后的就是茵蒂克丝唯一的自保手段,或者说是被动自保手段:自动书记(john's en)。

当**目录面临生命危机或外敌袭击(篡夺知识或破坏项圈)时,会自动启动代替茵蒂克丝处理或击退。如同“自动”二字所示,会以机械化的方式分析魔法,架构相应的魔法并执行。

“自动书记”模式下的茵蒂克丝会自我意识无,并以机械般的表情进行魔法的解析和解说,在迎击模式下眼中则会浮现出魔法阵。

而为了控制“自动书记”,英国自然也有自己的保险手段,那就是远程控制灵装。当启动这个装置时,茵蒂克丝会因为术式对大脑的符合而进入意识不明状态,而“自动书记”将会听从拥有远程控制灵装的人指挥。

而这两件远程控制灵装,分别在英国的“皇室派”以及清教的最高主教劳拉·史都华(又一个老阴逼)手中。

因为自动书记的原因,茵蒂克丝无法自己使用魔法。因为完记忆能力,她被人当成了图书馆。因为脑袋内的十万三千本魔道书,她每年又要因为项圈而清除记忆。

这就是茵蒂克丝被人强制赋予的命令,责任。她的人际关系每年都会重置,而她每一年所认识的朋友都会因为清教的谎言“因为大脑无法储存太多记忆,若是不定期清楚那么大脑将会被烧毁”而强忍着痛苦亲自清除自己与少女结下的羁绊。

可怜,可悲,可恨。

“所以说老阴逼没有一个好东西。”谢铭自言自语嘟囔道。

“那个,没事吧?”

看着谢铭,茵蒂克丝担忧的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等吃完东西,我就会离开的。”

明明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却还在为别人担忧。明明自己害怕的不得了,却依旧努力露出笑容想让谢铭放心。

“你这让我怎么放着你不管啊”

伸出手,揉了揉茵蒂克丝的脑袋,谢铭轻笑说道:“吃吧,吃饱了,我带你回家。”

“哎?”

茵蒂克丝愣愣的看着谢铭,不知为何,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

“还要在门口站多久,进来吧。”

看着在自己宿舍的门前犹豫不决的茵蒂克丝,谢铭笑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有话进来说。”

“那就打扰了”

换上谢铭为她准备的拖鞋,茵蒂克丝迈入了房间。

“哎~原来谢铭你住的地方,是这样的啊。”很稀奇的东瞅瞅西看看,茵蒂克丝有些兴奋的说道。

“今后也是你住的地方了。”

“可是”

听到谢铭的话,茵蒂克丝虽然很意动,但还是非常犹豫:“那些追兵迟早会找到这里的,那样不会给你添麻烦吗?”

“麻烦?”

谢铭翻了个白眼:“我都把你这个大麻烦带回家了,还怕那点小麻烦?”

“唔!!有没有人说你说话很过分啊!!”茵蒂克丝不满的嘟起了嘴:“虽然我承认我会带来很多麻烦,但是我本身一点也不麻烦!”

“我差点就信了。”谢铭走进了房间,从柜子里取出了新的床单和被套枕套:“以后你就睡这个床上,我给你把这些给换上后,今天就早点睡吧。”

“那么你呢?”

“沙发啊。”

谢铭示意了一下客厅中的双人沙发:“沙发上睡觉有时候可比在床上还要舒服哦。”

“那我也要睡沙发!”

“小鬼就乖乖睡床。”

轻轻弹了一下茵蒂克丝的脑门,谢铭笑道:“小孩子要是不睡床,可是会长不高的哦。茵蒂克丝你不想等你18,19岁的时候,还保持着这么贫瘠矮小的身体吧。”

“小孩子贫瘠矮小”

茵蒂克丝低着头,反复着这几个单词。再次抬头时,她露出了那一口白牙:“谢铭,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啊呜!!”

“喂!我在整理床铺呢!!”

“啊呜!!啊呜!!!”

“不是,你是属狗的啊!!!!”

房间中,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虽然一个惊慌的闪躲,一个愤怒的追赶,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场面却分外的温馨。

标签:

推荐文章